「那個女人居然拿花瓶砸我!你看傷口大不大?」說完就要把血淋淋的腦袋往他面前湊。

薛兆麟不耐煩的後退兩步,嘲諷道:「估計是你色心一起,想要占便宜吧。」

對方不服氣,也跟着冷笑,「還說我,那你這種披着羊皮的狼是不是更噁心。讓我把人帶到房間裡,你則趁着人昏迷着好上手,她也只會以為是我這個爛人做的,你依舊能夠做那個好人。」

薛兆麟看了一眼手錶,估摸着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們是各取所需,回去查賬戶吧,有你想要的。」

「那個女人身材那麼好,看得我都不想要錢,想要她了。」瀨經理猥瑣一笑,扯動傷口後又齜牙咧嘴的,樣子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