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裡,一看到他,嚴明耀立刻把針頭拔掉,衝到他面前,「我要去見她,是不是你們把她關起來了?為什麼她不來見我。」

葉博淡淡道:「嚴先生,現在是21世紀,我們不會誰便綁住任何人,除非那人做出了不明智的舉動。」

嚴明耀忽然抱住腦袋蹲下去,「我知道一定是她誘惑的他,就像一隻時刻想要偷腥的小貓,如果說愛人的極限是一百分的話,那麼我愛她的極限絕對就是101分是,剩下那一分是滿得溢出來的無奈和雷速。」

葉博有些同情她,喜歡上那麼一個女惡魔,他從心底厭惡着傲雪那個女兒,即為逝去的戀人,也為被攪得雞犬不寧的葉家。

不需要在給這個男人任何懲罰,因為他始終被折磨着,也折磨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