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別墅,音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綁着髒辮的女人穿着暴露在打碟,人擠着人,每個人身上幾乎都有口紅印,有的還不止一個。

聚集在髒辮女人周圍的人最多,兩人選擇了一個相對人少的角落。薛兆麟從路過的人手裡拿了兩杯威士忌,遞給傲雪一杯。

沒人說話,因為這裡說話全部都要靠吼的,還不一定能夠聽得見。

一個女人玩嗨了,赤腳爬上桌子,從隨身攜帶的Gucci小挎包掏出了一堆鈔票撒向人群。

人群傳出一聲歡呼聲,也沒有人去撿起,反而是擺動得更加起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