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沒有回話,身體還往後躲了一下,她又喊了一句,「老公?」

略帶隱忍的聲音傳來,「恩,快睡吧。」

丁依依很快就睡着了,葉念墨有一搭沒一搭的撫摸着她的背脊,一邊感受那昂揚的小兄弟在搖旗吶喊。

誰知道他會對那兩個字有那麼大的反應,只要一聽到就會忍不住,偏偏她已經很累了,絕對不可能再讓她辛苦。

所以,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