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表達我的歉意。」海子遇捂着面頰,那一巴掌打狠了。

他嘆氣,「請你們都暫時出去一下吧。」

房間裡只剩下兩人,朱丹喘息着,手臂一直在抖動。

「不要生氣了。」李逸軒握着她的手,見沒有反抗,轉而坐到床邊,「我們還會有很多孩子的。」

朱丹覺得很心涼,現在他還是認為自己是因為孩子沒有了而發脾氣。怎麼說都沒有用,沒有用心去感受的人,不會知道她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