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找了一圈,沒找到人,他正想出門,朱丹推着門走進來。

李逸軒見她一副外出的打扮,便問:「去哪裡了?怎麼不叫我?」

朱丹笑眯眯的,「沒什麼,就是出去散散步,見你睡得熟,我都不忍心吵你。」

等兩人走到酒店大堂的時候,大堂已經挺多遊人的了,這次的成人禮在在距離免稅店不遠的地方,開車過去的時候,半路上就已經有些堵車,越往裡面去,車子越來越堵,偶爾還能看見穿着韓國傳統服飾的人走來走去。

朱丹有些擔憂,「這樣要怎麼找到子遇,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