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葉博給她倒了一杯茶,「天氣熱,把茶給喝了。」

宋夢潔把茶拿開放在桌上,「是爸爸要求的嗎?」

葉博抿着唇,他不善於說謊,有不願意說謊,只有沉默。

「你這孩子到底想說什麼。」宋書豪怒了,但看到葉博的神情後,硬生生把火氣忍住,沒敢發火。

宋夢潔心裡知道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今天中午擦藥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