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捏着腳踝看了看,「沒事,過兩天就消腫了,倒是你,後勁的傷口要處理一下。」

「你受傷了?」宋夢潔果然在他的西裝領口看到兩滴血跡,着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

葉博安撫,「沒大問題。」

護士走過來看了一眼,「你也是好能忍,後面被劃開了那麼大一個口子,估計要縫針,這傷口應該是女孩子包袋上的五金裝飾品劃傷的,看樣子還得打破傷風。」

第二天,宋夢潔護着衣櫃,神情從未有過的堅決,「不穿上那條,我是不會給你出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