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竊聽器,我是知道的。」

他一怔,忽然電話響起,他起身道:「抱歉。」

接完電話,他重新坐了回來,「葉氏拿到了股權,而且還掰倒了姓瀨的。」

贏了?丁依依心裡也高興,那幾天兩父子還有冬青總是在書房裡搗鼓什麼,她就知道一定有事情。

薛兆麟外表看似平靜,內心已經是波濤洶湧。姓瀨的不可怕,怕的是他上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