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優哉游哉的看着宋夢潔坐到冬青身邊,而葉博亦步亦趨的跟在旁邊,也坐了下去。「你看,如果我走開了以後,她就會來坐你身邊,然後兩個人就和好不了咯。」

丁依依想着也是,看着對方使壞的表情,便暗地裡抓了他一把。

葉念墨任憑她抓着,等她抓夠了,才套牢她的手指,扣得緊緊的。

冬青和薛兆麟一個低頭喝啤酒,一個撇過頭去。

宋夢潔發現那個叫薛兆麟的似乎對丁依依有意思,這下更加確定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問冬青,而身邊的人雖然可以,但是現在讓她怎麼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