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鬼地方怎麼還有人爬樓梯啊,真是想找一個傷心的地方都找不到!

趕緊把臉上的淚痕擦乾,她低着頭往下走,隱約可以看見黑色的西裝外套以及修剪得整整齊齊的鬢角。

皮鞋的叩擊聲近了,她低頭側身走着,想儘快離開這裡。

「丁小姐?」

算不上熟悉的聲音響起,她愣怔抬頭,這不是薛兆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