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葉初晴的聲音,李逸軒這才差距從剛才到現在,他一直琢磨着朱丹為什麼生氣,葉初晴說什麼,他都沒有注意在聽。

「抱歉,你剛才說什麼?」他不好意思的問道。

葉初晴微微一愣,忽然笑了,「你和我說話,從來沒有分心過哦。」

「是嗎?」李逸軒握着方向盤的力道加深,「以後不會了。」

「為什麼要有以後呢?」葉初晴望着前方的路,「已經夠了,你守護了我那麼多年,我現在很幸福,你也該真正放下,去追尋你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