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傷口埋在心裡,總有一天會結痂,不行嗎?」他單膝跪地,拉下她的手掌,「不行嗎?」

淚眼朦朧之間,丁依依哭着甩頭,「我做不到像你一樣,真的做不到。」

談話破裂,一個想要離開,一個不願意放人,兩人都知道,這不是結束,只是開始而已。

葉氏,前台好奇看着一個青少年信步走進來,然後自然而然的乘坐者VIP電梯走了。

「那個帥氣的小伙子是誰?」前台好奇的湊出身子看向電梯停下的方向,「哇哦,他去的是總裁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