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家大宅,安靜的坐落在巷子裡,家養的哈巴狗一直在旁邊朝他吠叫着。

門沒鎖,進門之後還能嗅到排骨湯的淡淡味道。

他朝着樓上走去,在樓梯口定住,房門之上,繃直的腿輕輕搖晃着。

醫院

丁依依着急的抓着護士,「請問是不是有人被送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