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想像以往任何時候一樣輕輕撫摸她,告訴她沒有關係,他會在她身邊,但是手腕如同僵硬般垂放在身側。

聽着撕心裂肺的哭聲,他的心抽痛得不行,單手將人拉過來輕輕擁住,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別哭。」

深夜,身邊之人吃了他摻在牛奶里的安眠藥已經沉沉睡去,葉念墨深深的望着她,然後下樓,消失在夜色。

葉家今天晚上註定無眠,夏一涵在書房門口徘徊了幾次,還是進屋了,她不想讓他一人處在黑暗中孤獨着。

葉子墨獨自坐在沙發上,什麼也沒做,煙灰缸很乾淨,空氣中也沒有酒的味道,他只是靜靜的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