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依依和冬青真的有什麼?」她轉身看他。

葉念墨聽話,沒有再倒酒,食指和拇指捏着高腳杯,眼神微微帶着醉意,「不,我相信她不會背叛我。」

他停了停,「我只是覺得有些累了。」

無論是奶奶的事情也好,冬青的事情也好,他只是想讓她一生無憂無慮而已,但是每當這種事如同飛絮一樣滾滾而來的時候,他也會覺得困惑以及厭倦。

有時候甚至想着,乾脆把她囚禁在自自己身邊吧,這樣就不會有導致兩人衝突的索引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