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請我喝杯酒嗎?」她笑着抽出一支香煙。

冬青朝酒保動了動手指,然後拿起酒杯獨自飲用着。

「好酷啊。」女人笑嘻嘻的靠近,「我注意你很久了,你是我喜歡的類型。」

她的手從吧檯地下的空隙伸過去,準確無誤的覆蓋在一個地方,「你女朋友走了嗎?那我來取代她陪你好不好。」

手指靈活的動着,「相信我,我的技術一定會比她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