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停了一會,等着氣息勻了一些,這才繼續說道:「我就在想啊,你爸爸這是不是一直等得不耐煩了,所以才在催促我趕快過去。」

「媽媽,別這麼說。」夏一涵捂住嘴巴,拼命阻止自己的哭聲。

付鳳儀慈愛的看着她,「傻孩子,哭什麼呢,你年輕的時候在葉家受了不少苦難,現在是你享福的時候了。」

她身體動了動,似乎想抬起手,但最後還是放棄了,「以後這種事會越來越多,我現在要慢慢的開始為離開鋪路了,明天你們幫我看看墓地,覺得好的就拿來給我看看。」

葉子墨輕輕握着她的手,聲音帶上一絲哽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