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夢,清晨夢醒時分,丁依依睜開眼睛,曬得松軟的被子蓋在身上暖洋洋的,鼻尖滿是小時候用來清洗被單的肥皂味道。

她起身,身旁的人還在熟睡着,像一個小孩子,安靜而帶着一點孩子氣。

洗漱好,輕手輕腳的出門,爸爸的房間已經開着,房間空無一人。

院子的藤蔓樹下,丁大成拿着花灑,雖然在給一排多肉澆水,但是耳朵一直支楞着,眼睛也頻頻看着外面。

當自行車的鈴聲響起以後,他立刻放下花灑,三步做兩步的拉開鐵門朝外喊着,「老菜頭,今天不要打鈴,我女兒和女婿回來住兩天,現在還在睡覺,你吵醒他們我和你翻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