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渾身都被水淋濕了,火勢倒是小了很多,但是一些試劑可是不能打濕的,她又急忙找東西蓋在試劑上面。

「朱丹!」李逸軒抓住她的肩膀,「離開這裡。」

她手忙腳亂的整理桌子,「怎麼是你,你先走,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周圍的情況亂七八糟,一瓶試劑接觸空氣以後開始冒出滾滾濃煙,味道刺鼻。

李逸軒當機立斷,把人抗起來往門外走,而全副武裝的同事也已經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