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的。」朱丹篤定道,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因為一兩句鼓勵就認為自己可以取代對方,幾十年的橫溝如何消除,她沒有這個本事。

心裡難受,她站起來,「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今天很高興和你吃下午茶,再見。」

看着她的背影,葉初晴嘆氣,他和她興許都沒有發現,她說道他的時候眼神在發光,而他,李逸軒不喜歡和別人說那麼多的,除非那個人在他的心裡占據着重要的位置。

屬於那兩個人的愛情,什麼時候才會到來呢?

看着時間差不多,她想着丁依依應該起了,便再次去了舅舅家,按着門鈴卻沒有人回應,奇怪,難道又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