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拿住一套防彈衣,「雖然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但還是穿上比較好。」

他很焦躁,真的很焦躁,不僅僅源於丁依依要去執行一個在他看來很危險的任務,更是當初在咖啡廳時太爺說的一句話。

那天在咖啡館討論丁依依是否能夠參加這次任務的時候,太爺曾經單獨要和他說一句話,他說:「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無微不至對她而言是負擔?她是成年人,或許根本不喜歡你這樣的相處方式。」

他真的在束縛着她麼?這是這幾天一直困擾着他的問題,越想越害怕,如果真的是這樣,他該怎麼辦?學着讓她更自由?

丁依依看他忙前忙後,很奇怪道:「難道你不和我去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