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生氣難過,即便是只有肉體關係也不需要那麼絕情吧,說調走就調走,她是不是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是她jian,用身體去取悅他,最後落得這麼一個下場,現在自己和一個潑婦有什麼不同?

後背輕輕的觸感讓她一愣,反應過來後才察覺李逸軒正在輕輕拍着她的背。

仰頭看他,男人神色有些不自然,甚至偏過了頭,只是手掌依舊輕輕的拍着他的背。

「這是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