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李逸軒吐了一口煙,「就是這個道理。」聲音頓了頓,「畢竟,我們要找的那個人,重點不在於殺人,而在於間諜。」

走廊有人走過,冬青回頭,是最先發現屍體的秘書,她臉色蒼白不已,身體搖搖晃晃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了。

儘管是個漂亮的女人,但是冬青和李逸軒都沒有想去扶一把的意思。

縱容老闆壞事做盡的女人,不會是個善茬。

「讓海子遇來認領。」冬青把煙蒂丟在腳下,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