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丁依依心亂亂的,被她這麼一說,關於管家的點點滴滴全部都浮現了出來,確實,那麼出色的男人,如果說不一般的話也不無道理。

付鳳儀重新拿起菩提,「去吧,好好陪陪子遇,現在他已經走了,可能一輩子再也見不到面了。」

海子遇一直在聽着門外的動靜,有人敲門後她立刻起身開門,「舅媽。」

「他遞交了辭呈,但是奶奶放了他無限長假。」

「沒有說他去了哪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