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道,「是啊,小姐去和朋友見面了,說是這個時間點去接她。」

「朋友?」司文彬站起來。

門外,海子遇付了車錢,然後坐着電瓶車往大廳里去,剛下電瓶車,與迎面走來的管家互相打了個照面。

他緊皺着眉頭,步伐大而有力,她停下腳步,「管家要出去。」

司文冰上下打量了一下她,隨後搖頭,「不,沒有。」說完卻忽然拐了一個方向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