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一涵點頭,「不過既然有抱怨,就證明員工還是不滿意,做得不開心,這點你來協調一下,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滿意的平衡點。」

司文冰點頭,「好的,我會儘量着手去辦。」

「最近水墨怎麼樣?」夏一涵忽然問。

司文冰面色沉穩入水,沒有因為她的問題而起任何波瀾,「小姐最近比較常出門,所以很少見面。」

「是這樣麼?」夏一涵不想再逼迫他,畢竟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他無意的話別人也幫不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