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獨自站在那裡,想起了葉淼的話,忽而迷茫。她以為葉淼和自己都在犧牲,這種犧牲是值得的,未來一定會好。

但是給一個孩子說出那樣的話,是否是她這個母親的失職。

葉家不給葉淼任何東西,連名分也不給,是否就是正確的,或者說,當初她做的決定是錯誤的?

頭很疼,葉淼的話讓她心慌,她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靜下心來。

轉身想走,因為心慌而沒有看到跑向她的孩子,兩個人差點撞個滿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