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鳳儀示意她不要多說:「也不是不重視葉淼,只是水墨這孩子挺可憐的不是。」

「奶奶您不用說了,我知道怎麼做了。」丁依依開口。

「把水墨抱過來。」付鳳儀對管家說道。

奶媽把葉水墨抱了過來,付鳳儀親自接過,小心翼翼的,看得丁依依心裡又是一疼。

她第一次看這個小生命,真的很小,五官還皺着,一直吮吸着手指,十指很長,在眼角有一顆淚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