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擅自離隊,我是有任務在身的好不好。」朱丹嘟着嘴巴。

葉初晴好奇的看着面前可愛的女孩子,她可忘不了這麼柔弱嬌俏的女生剛才鎮定自若的踹破了酒店十三層窗戶,然後滾了一身的玻璃。

「你和逸軒哥是好朋友?」

「不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