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護士解釋是段醫生吩咐的,其實她也不知道。

兩人到五樓,五樓辦公室更少,而且很安靜,大門口放着金錢樹,長勢良好。

看到所謂的兒科醫生,丁依依睜大了眼睛,「焦作。」

在很早以前,焦作曾經給徐浩然做過心理輔導,是一個很有名的心理醫生。

焦作對着對他微笑,隨後看向葉淼,「這是小公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