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不可以。」冬青拒絕,上車前好心提醒,「你的車子油應該剩得不多了,前面五百里有一個加油站,你先把油加滿才回去比較好。」

「謝謝。」莫小軍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世界上怎麼有那麼相似的人。

冬青坐進車內,發動車子,往前開的時候,他透過後視鏡看到男人超前追了幾步,那是下意識的行為。

「葉初雲?」他輕聲念叨着。

一棟不知名,甚至有些破敗的大廈,房間裡,精密的儀器擺滿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