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走到她面前,剛剛卸掉人下巴的手捧起她的面頰,深深的吻下去,「沒事,一切有我。」

他到底想做什麼,一切怎麼可以說得那麼淡然!丁依依自己都有些害怕。

「幫個忙,送她回家,我處理點事情。」葉念墨抓起艾力。

「不。」丁依依擋在他面前,「你要做什麼,今天必須和我說清楚,你把德里克怎麼了?」

「他不會那麼容易死的。」葉念墨冷若冰霜,他抓在手裡的人發出嗚嗚呀呀的聲音,期盼的看着丁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