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彎腰親親她的鼻尖,冰冰涼涼的,「讓你長記性,以後還當不當出頭鳥?」

「不當了,不當了。」丁依依連聲說道。

兩人聊了幾句,又有些困,她迷糊着想睡過去,「明天就是他的婚禮了,希望一切順利。」

「睡吧。」葉念墨握緊她的手,輕聲說道。

丁依依沒有想到自己睡了一夜,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