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狂飛進來紫色顆粒以及傳出轟隆隆的聲音,丁依依一愣,「初晴你稍等一下,我後面再給你打電話。」

掛下電話,她往窗口跑去,紫色的花海中,傭人們的身影格外清晰,路過的地方,身後是連根拔起的薰衣草園。

等到她到現場的時候,薰衣草已經被拔了一大塊了,光禿禿的一塊。

阿斯瑪站在一旁,神情驕縱而開心,時不時自己動手拔了兩棵。

「你們再做什麼?」丁依依有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