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裡,李逸軒笑道:「葉念墨那小子娶到你真是有福氣,半夜還為他做吃的。」

丁依依熟練的揉着麵粉,一邊拿出核桃和花生準備碾碎,一隻手接了過去,李逸軒把花生和核桃搗碎。

「真是不好意思,浪費你的時間了,不過如果沒有人帶,軍方的廚房是不能隨便進的吧。」

「沒事,我還真的沒進過廚房,現在也挺有意思。」李逸軒笑道,他力氣大,花生粘得碎碎的。

丁依依把柔好的麵團掐成一個又一個小丸子,專心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