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冬青伸出手臂從她的後腦穿過,壓着她往自己懷裡靠,嗅到熟悉的芬芳,他嘆氣,「你沒事就好。」

丁依依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怎麼了?冬青你還沒有告訴我他怎麼樣了。」

放開她,他的眼睛很亮,剛才憐惜的神情已經消失,「我只知道葉氏總裁千里追妻,連公司都不要了,現在是葉子墨掌握着公司。」

「他沒事就好。」丁依依忽然神色緊張,左看右看的,還朝着冬青擠眉弄眼。

冬青奇怪問道:「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