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依依有些糊塗,「這個是我不小心印上去的,只要你們到那個原始部落去,找到最上面的房間,在那裡的墓碑上就有這個花紋。」

男人沒有回答她,他的沉默讓他心生不好的預感,前段日子的一切都如同白駒過隙般快速的在腦海里倒放,她抽了一口氣,「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我並沒有對他們做什麼?」男人開口,變聲過的聲音十分難聽,「整個村落的人下落不明,唯一會說英語的酋長死在了「規則」的入口,而那座石碑已經被人為的毀壞了,應該是那個酋長自己做的。

丁依依後退一步,她太吃驚了,「毀壞了?」

男人拿着地圖走向她,「他一定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在不經意的時候刻錄下了真正通往極樂世界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