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醫生眼裡閃過一絲疑惑,「老夫人,很高興能夠得到您的賞識,能夠讓病患減輕痛苦,是每個醫生都一直致力所做的事,這一點,我和其他醫生沒有分別。」

「是嗎。」付鳳儀把右手搭在左手上,看着窗外的月光,「醫生一定也有很多難言之隱,就如同葉家一樣,有時候,不得不放棄一些東西。」

段醫生詫異的看着她,面容震驚,他覺得自己可能理解錯了老夫人的意思,但是隱約又覺得沒有理解錯。

「你是聰明人,我的意思你應該能懂。」付鳳儀淡淡道。

果然!老夫人居然不想他去救丁依依,「老夫人,為什麼!」他違背了在葉家當醫生不多問的準則,因為他實在不明白,那可是一屍兩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