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博送丁依依回來以後,就直接去了醫院,醫院已經被大批的記者圍攻,不過因為有葉家的干涉,所以那些記者什麼信息都撈不到。

他直徑進入病房,還未開門就聽到了女人的抽泣聲,是那個叫嚴明耀男人的母親。

病房裡,夏一涵安慰着酒酒,「好在沒事,這也算是福大命大。」

付鳳儀也來了,不過醫生全程陪同,便於照顧她,她看着消瘦的嚴明耀,心裡也是心疼的,「對了,聽說是有人發現了他,念墨,必須要好好的感謝他才是,那人是誰?」

「只是附近遛狗的一個住戶罷了,已經好好感謝了。」葉念墨掩蓋了丁依依發現嚴明耀的事情,說了只會讓事情更加複雜,哪怕她是救出嚴明耀的首要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