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念墨皺眉,他並不是殺人魔鬼,也不喜歡沾滿鮮血的感覺,如果沒有必要,他並不想動手。

就在遲疑之間,他沒有料到女人會反擊,一聲槍響,德里克的聲音帶着冰冷的嘲諷,「葉先生,看來勝負已定。」

葉念墨站起來,捋順袖子上的褶皺,臉上絲毫沒有挫敗的感覺,「我並不覺得我輸了。」

「少爺。」葉博輕聲,把手上的手槍丟給他,而在剛才對峙的時候,葉博已經快速的掠到德里克的身邊,此時黑色的手槍正在抵着他的腦袋。

德里克微微偏頭,手槍立刻追上,葉博低聲警告,「別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