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白。」他低聲呢喃着,「我很想你,日日夜夜。」

葉念墨立刻想到他可能和下層的丁依依一樣受到了哪些蠱惑,哪些蠱惑可能讓他想起了已經死去的人。

他靠近他,身後摸了摸他的額頭,頭上溫度是正常的,「葉博?」

背靠着石像的人茫然的抬起眼,看了葉念墨一眼語氣就像浮萍,「少爺?」

很快,他的神情激動起來,失去了往日一派嚴謹,「我看到她了,她說她很想我,問我當初為什麼不在她死之前和她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