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認無誤以後,他才把丁依依抱下,十指緊扣着對方,再也不願意鬆開。

丁依依摸到了他手心裡的濕濡,她彎了彎手指,讓自己的手指緊密的契合着他的。

「走吧。」葉念墨牽着丁依依的手朝門口走去,這個地方處處埋藏着危機,現在走才是明智之舉,而且要找的人也已經找到,他沒有必要去冒險。

身後的人沒有跟着動,手臂被拉到極限。他回頭,臉色平淡,隱約包含着一股怒氣。

「冬青在裡面,剛才他叫喊了一聲,我覺得他出事了。」丁依依站在原地,看着他誠懇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