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人經歷了極大的恐懼以及痛苦,他們可能沒有到達第二層就匆忙的跑出來,但是最後還是死在了這座島上。

牆角,冬青的獵刀雜亂的插在土裡,而他的人已經不見了蹤影,大概是進入了規則之中。

她輕輕一推,厚重的石門被輕鬆的推開,大概是藉助了什麼物理原理,總之,門大大方方的打開了,而只派出眼神來觀察,顯然什麼都觀察不到。

冬青就在這裡,即便像那個老人所說的,那裡沒有極樂世界,也不能把他獨自放在規則里。

袖長的腿邁進了規則之中,石門保持着敞開的姿態,歡迎所有想要進入規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