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自動的接了過去,「沒錯,後來輾轉賣到了德里克山莊,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司南魚的價值,我也因為這樣而一直在德里克山莊工作,希望能找到一點司南魚的下落。」

他忽然十分認真的端詳着丁依依,而後又將視線轉移到石頭上面,似乎在考慮着應該怎麼破解這塊石頭的秘密。

「會不會需要用火烤,或者砸開?」丁依依一邊抽開火堆里木頭,讓火變得小點,一邊問道。

身後的人沒有回答,她轉頭,看到了冬青臉上的怪異表情,儘管那表情稍縱即逝,但是她還是察覺出來了。

「明天我們就分開吧。」她坐回位置,小聲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