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口,丁依依蹲坐在地上,她聽見紛亂的腳步聲逐漸遠離,鄰居罵罵咧咧的回了房間,一切又重新歸於平靜。

身邊男人嗚咽一聲,她急忙回頭,見他捂着手臂神情痛苦,應該是在匆忙躲避的時候撕裂了傷口。

「真是個可怕的男人,要不我幫你殺了他?反正你也想逃離他的掌握。」冬青半開玩笑半認真道。

他剛說完,就發現面前女人神色變了,就好像褪去了蛹的蝴蝶,變得有些危險。

丁依依盯着他,「我需要再確認一遍,剛才你說的話是認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