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重新拿起筷子,攪動着米飯,想要強迫自己多汲取一些營養,卻在米飯之中發現了一張紙條。

「明天晚上,唯一一次機會,做好準備。」

「咚咚咚。」門口的敲門聲讓她嚇了一跳,差點沒有握緊手裡的紙條,她顫着聲音問道:「什麼事?」

女傭在門外說,「少爺問您有沒有時間,想見見您。」

「我這就來。」她急忙把紙條撕碎,衝進洗手間,把紙條丟進馬桶里,這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開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