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順着腳步慢慢的走着,心被揪動了起來,有人進到莊園裡了!

腳步銜接得十分流暢,對方似乎知道自己要去哪裡,諾大的莊園於那個人來說好像出入家中一樣自由。

難道是莊園裡的人。她腦海里閃過很多人的臉,但是每一張臉都是帶着善意的笑容,她實在是想不出,到底還有誰會半夜偷偷到莊園裡來。

腳步聲在丁依依很少到過的地方就消失了,那是一棟獨立的小房子,從裝修風格上看,顯然已經有一些年頭了,外表白色的牆壁已經有些脫落,牆角也因為雨水的多年浸泡而長了一些青苔。

房子沒有上鎖,門虛掩着,她輕輕一推,門就已經吱呀着自己開了大半,月光在她身後延展開來,爭先恐後的闖入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