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抓着丁依依,「等下他們一定會來,你們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然後幫我把這個帶給我媽媽,她住在兆南市。」

「我活不了了,因為我已經不想活了。」她微笑着握緊了丁依依的手。

頭頂上方傳來腳步聲,接着是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鐵皮蓋子打開了,月光泄露了進來。

興許是晚了,這次只有那個胖男人,他咒罵了一聲,然後把梯子放下來,肥胖的身軀扭動着,像一隻蚯蚓。

女人們驚恐的看着男人以及地上的血跡,她們躲在角落裡,默默的看着事態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