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丁依依還沒有睡,她不斷完善着自己的計劃,想着如果被抓了要怎麼樣,怎麼樣教大家逃跑。

黑暗中,她看道兆桃還沒有睡,只是靜靜的躺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桃你怎麼了?」她問,心裡很是擔心,自從那個瘋女人死後,小桃的情緒就一直十分低落。

兆桃的眼睛在黑夜裡好像寶石,她似乎把全身能夠湊到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眼睛上,所以眼睛才顯得那麼熠熠生輝。

「沒事。」她轉身側躺着,不願意多說。